解不开的名校情结 中国人对美国大学的四个误解

虽然“名校情结”这个词儿似乎不再那么活跃,但它对国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其实一直都在。

今年的申请季,即将进入早申放榜的阶段。不能否认,在问及申请结果时,更多家长关注的还是“藤校的offer拿到多少”、“全美Top 30录取率有多高”。虽然“名校情结”这个词儿似乎不再那么活跃,但它对国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其实一直都在。

今天小V想和大家聊聊,那些由“名校情结”给各位中国家长和学生所造成的思想误区。

 

01/重藤校、轻其他

毫无疑问,常春藤盟校是当前美国高等教育的翘楚。常春藤盟校包括: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

以长期占据各种世界排行榜最前列的哈佛大学为例,从这所学校走出了8位美国总统和上百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毕业于哈佛大学的中国名人也是如雷贯耳:文学家林语堂、梁实秋、气象学家竺可桢、语言学家赵元任、建筑学家梁思成等等,都是各自领域当中的重要人物。因此,中国学生和家长们一提起美国的哈佛耶鲁,第一反应就如同中国的清华北大一样,属于“名校”的范畴。

常春藤盟校8所大学中的7所是在英国殖民时期建立的,从地理位置上看,主要集中在美国东部。事实上,教育的重心是随着经济的重心迁移的:美国的教育重心,也随着经济重心逐渐向西部转移

过去,美国的金融业、制造业的重镇都在东部——底特律的汽车、匹兹堡的钢铁,一度是美国的商标。如今,硅谷成为了美国经济和科技的新品牌,西部成为飞机、航空、军火、生化等高端制造业中心,教育水准也自然水涨船高。

20世纪30年代,美国教育委员会曾向2000名著名学者进行调查, 结果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其“杰出的”和“适宜的”的学科建设而跻身美国一流学府之列。这是200余年来美国公立大学向东部常春藤大学发出的首次挑战。

从那以后,西部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接近和赶超以常春藤联盟为代表的东部名校,其中以近年来迅猛发展的加州系大学为典型代表。

 

02/重私立、轻公立

美国的著名大学多是私立大学,例如前面提到的常青藤盟校,都是私立学校。不过,其实美国的公立大学也不差。与私立的“常春藤盟校” 分庭抗礼,美国人提出了“公立常春藤”的概念,这一词是由理查德· 摩尔(Richard Moll)于1985年首先提出的。

摩尔曾在耶鲁大学这样的私立名校担任招生官、也曾在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等公立学校担任招生委员会主任。他走遍全美,考察各地的名校质量,发现不少公立大学是在“以公立学校的价格提供常春藤盟校的教育”,但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一点。

摩尔将这些一流的公立大学命名为“公立常春藤”, 并在1985年出版的《公立常春藤:美国最好的公众本科大学指南》书中,他点出了8所(和常春藤盟校的数量一致)在他看来从外在到内涵都和常春藤盟校不分伯仲的公立学校:威廉玛丽学院、迈阿密大学、加州大学(整体)、密歇根大学、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佛蒙特大学、维吉尼亚大学。

后来,马修·格林(Matthew Greene)与霍华德(Howard)于2001年出版的《公立常春藤:美国公立大学旗舰》一书,开始将这八所学校扩展为30所,现在所指的公立常春藤大多指由格林提出的这30所学校。在格林的名单里,加州大学各大分校分别上榜,包括伯克利分校、戴维斯分校、欧文分校、洛杉矶分校、圣地亚哥分校、圣塔芭芭拉分校这6所。

在加州大学各分校中,最为国人所熟知的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但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一所公立大学。伯克利分校不仅学术卓越,而且学风独特,号称是美国最自由、最包容的大学之一:该校学生于1964 年发起的“言论自由运动” (Free Speech Movement)在美国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改变了一代人对政治和道德的看法。伯克利共走出了72位诺贝尔奖得主(世界第六)、13位菲尔兹奖得主(世界第五)和22位图灵奖得主(世界第一)。

 

03/重大学、轻学院

在许多中国家长看来,凡是好学校都是大学(University),而学院(College)则似乎要低人一等。中国人崇拜“大而全”,对“小而美”的概念较弱。所以,我们目睹了许许多多的中国学院升级。即使是专业性很强的学院,也要“变大”变全。如华南理工学院升级为华南理工大学、北京广播学院升级为中国传媒大学。而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百年来始终坚守着学院的名号,其学术地位并未受到丝毫影响。

以仅有2000多名学生的加州理工学院为例,其教授和毕业生中有34人35次(鲍林曾两次获奖)获得诺贝尔奖, 平均每1000个毕业生中就有一个诺贝尔奖得主,获奖比例为世界大学之首。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费曼、密立根、盖尔曼,天文学家哈雷、遗传学鼻祖摩尔根、火箭专家冯·卡门都曾执教于此。

加州理工学院的喷气推进实验室(JPL)是整个洛杉矶人的骄傲, 更是洛杉矶学生心目中的圣地。在这里,科学家们成功实验设计了人类最早的现代火箭,设计组装了阿波罗登月计划的太空飞船。JPL还参与设计和发射了许多声名显赫的太空飞船。

 

除了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美国的佐治亚理工学院、伦斯勒理工学院、弗吉尼亚理工学院、斯蒂文斯理工学院、伊利诺伊理工学院等,也都是一流的理工学院。

相比于各大理工学院,更容易被国人忽视的则是文理学院。走出了美国总统参选人希拉里、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中国昔日政治舞台上的风云人物宋美龄的卫斯理女子学院较为中国人所熟知;而与其排名相近的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就相对比较“冷门”了。波莫纳学院小而美。在校生仅有约1600名,是美国最难录取的大学之一、录取学生SAT分数最高的十所大学之一,也是著名的“克莱蒙特学院联盟”的创建者。

与中国的一般专业学院截然不同的是,美国的文理学院不以提供单一学科的知识或职业技能培训为目标,而是旨在通过提供内容广泛的课程,使学生获得渊博的知识储备,并培养良好的身体素质、道德观念、思辨能力、领导气质等综合素养。这种教育方法又被称为“通识教育”或“博雅教育”, 其根源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城邦的公民教育,也是中世纪欧洲贵族教育和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教育的的发扬光大。

多数文理学院仅开设本科四年,但其师资水准高、课堂容量小、基础学科广。因此,其毕业生进入顶尖研究院的比例往往高于综合性大学。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是先在成立于1887年洛杉矶的西方学院(Occidental Collge)就读两年,然后转入哥伦比亚大学学习。

因此,文理学院实质上是美国本科教育的精华,教学质量往往不输甚至超过综合性大学的本科。而在中国留学生和父母的眼里,花钱到美国去读一所学院,就好像在中国读一所中专一样,得不偿失。因此到目前,美国的文理学院包括中国学生在内的国际学生的比例都很低。

社区学院(Community College)也是被中国人误解较多的美国学校。在中国人眼里,社区学院相当于中国的中专。事实上,社区学院也是美国高等育体系中最有特色的一环。社区大学提供两年制的初级高等教育。美国有1200多所社区大学, 拥有1千多万注册学生。社区大学的入学简单,学费便宜,但其学分被本州的公立大学承认,因此,每年都有许多学生毕业后转入公立大学继续深造。

因此,社区大学其实是进入美国大学,甚至是知名大学的一个便利的跳板。洛杉矶的帕萨迪纳社区学院(PCC)就是社区学院的样版, 许多学生,包括中国留学生,在此就读两年之后,都进入了名校读书。

 

04 /重名气、轻性价比

多年来,以U.S. News为代表的美国大学排行榜主导了人们对美国大学名校的评价标准。然而,随着美国学费的飙升,越来越多的名校成为奢侈品。学生债务成为美国学生的重大负担,也成为美国一大社会问题,乃至政治问题;另一方面,原来的许多非名校,也力争上游,教学质量并不差。

2018年,美国《Money》杂志综合了美国教育部、 Peterson's和PayScale的数据后,对727所美国大学的性价比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对比,评选出了性价比最高的美国大学。在性价比最高的前10名大学当中,公立大学占了7位,其中加州大学系统占得4个席位,堪称性价比之王;私立大学只有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上榜。可以想象,随着更多的政府资源投放到这些高性价比的大学中,他们的学术地位也必然水涨船高。

 

感谢您对远播VPEA的关注!

资料下载

顾问老师会在24小时内与您联系,

更多留学资料可与顾问老师索取!